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道远-中国山水画博客

中国书画艺术的交流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道远—名华才,字道远,修心斋主,出生于广东云浮,佛山南海长大,2000年受佛山当地的画家启蒙,学习中国山水画。2004年毕业于“湛江艺专”美术专业,并从事平面设计工作。2010年重读画史、学画论,深入研习传统山水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初论山水画的点法  

2012-01-11 23:22:58|  分类: ★艺术探讨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墨涛艺术世界《初论山水画的点法》
 

 

一    山水画及点法的源流与发展

山水画艺术是中国画艺术中内涵最为丰富,技法系统最为完善的组成部分。

关于山水画形成的年代,最早我们可以在东晋顾恺之的《论画》。在这篇文章的第一句,顾恺之就说:“凡画,人最难,次山水。”由此可见,至少到这时候山水画就已经形成了。而且技法也已经初具规模。顾恺之的另一篇文章《画云台山记》中,就有如下记载:“山有面,则背向有影,可令庆云西而吐于东方。清天中,凡天及水色,尽用空清… …凡三段山,画之虽长,当使画甚促,不尔不称。”透过这些话,我们可以知道,在顾恺之那个时代就已经积累了相当多的画山水的技法和创作经验。在同时代还有许多关于画家专门创作山水画的记载,都证明山水画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画种。

展子虔的《游春图》,作为现存年代较早的山水画作品,其中的山石画法也只是用线条勾画出轮廓与简单的脉络,然后再着色。色彩的上部青绿而下部赭石已经有了层次变化,但山石没有皴擦,也没有饰以苔点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此图中树木的画法较前人有了明显的进展。总的看来,画树虽仍有伸臂布指之遗意,但稚拙之态已大有改善。远山的树随山石层次画成一团一簇;中景的树木已经开始注意曲直穿插和姿态等关系的配合,树叶画法中出现了变化,并已经较为熟练地使用了点法:既有双钩的胡椒点和个字点,又有单笔点成的介字点、雀爪点,还有一种浓重的花青大笔点写。从山水画是的角度看,可以说是隋唐之间过渡的重要阶段。

唐中期安史之乱以后,在水墨技法方面较为突出的代表人物,当推吴道子。张彦远在《历代名画记》中提及吴道子的用笔“离、披、点、画,时见缺落”,“众皆密于盼际,我则离披其点画,众皆谨于象似,我则脱落其凡俗”。可以看出,吴道子改革山水画首先从线条开始。它的线条变化多端,源于人物画的点曳拖点等技法,开后世山水画勾、皴、点、擦的源头,为以后的山水画技法提供了思路之源泉,启发画家从中变化出丰富的笔墨技巧。中唐以后山水画技法的迅速发展,吴道子功不可没。

处于王维和张璪之间的韦偃,以画马名于当时。但我们从李公麟奉旨摹写的《牧放图》中,可以清楚的看到“时人空见偃善画马,不知松石更佳也(见于《历代名画记》卷十)”。《牧放图》中,除了1286匹马和143个人,更有远山、溪滩、近处山石及树木等内容。树干的线条已经有了转、曳、顿、挫、轻、重之别和墨色浓淡的变化。从山石、山脚、山坡的画法看,皴法已经初步形成笔墨的规范化操作。山石用线条勾勒后,又有皴、擦、点。染等丰富的技巧。从这幅作品中我们可以知道,山水树石在韦偃时期就已经接近成熟了。

从绘画史上看,把山水画的点法推上成熟高峰的,五代时期的董源应是第一人。江南风物云蒸霞蔚的韵致,滋养了董源的艺术灵感。他的大披麻皴所饰苔点已经很成熟;最为精彩的,还是他的短披麻技法加雨点皴。在董源的画里,我们极少见到刚健方折之笔和浓重的笔墨,淡墨轻岚,温雅柔润而平淡天真,飘渺清逸之极。而他的《夏景山口待渡图》,苍润清隽,点法尤为精妙。是树木的各种叶子的点法曲尽其妙,而且浓淡干湿、穿插透视、层次关系都是前人所未有的。山下多碎石或平沙浅渚,一层层苔点使画面充满了灵秀高华之气。董源的江南清韵,以及高度成熟的点法,不但使他在山水画史中占据了重要一席,更为后世画家开辟了全新的艺术视野及思路。后世文人画家以禅与道的审美情趣为宗旨,追求平淡、清逸、淳厚、丰富的画风,正是以此为楷模。

董源的弟子巨然是个僧人,为五代末至宋初画家。巨然在山水画方面承袭了其师的皴法与苔点,以及烟云流润轻岚淡墨的画风,但又有别于其师之处。他的山水画少作平远的汀渚沙滩之类,而以高山大岭重峦叠嶂为主,山顶矾头尤为突出。他的画在表现形体结构方面较为庄重朴实,皴笔长而茁壮有韵致。最为可圈可点之处,是他的苔点用法。巨然的点法,从绘画史的角度看,已经从单纯的造型表物中脱化出来,作为提神醒目的装饰作用。破笔点出的重而苍润的苔点,在温雅的基调上熠熠有光彩,拓展了山水画的审美思想和表现技法。

从此之后,中国山水画艺术一直在南北两种不同的风格中发展,或相互融合,或相互披离。董、巨之功,不仅仅在于创造了以秀润见长的江南山水,更具深远意义的是他们的点法,为后世山水画艺术的发展开拓了无限宽广的空间。

到了清代,又出现了一位以点法著称的山水画大家,他就是石涛。潘天寿先生认为“苦瓜和尚作画,善用点,配合随意,变化复杂。有风雪晴雨点,有含苞藻丝璎珞连牵点,有空空阔阔干燥没味点,有有墨无墨飞白如烟点,有如焦似漆邋遢透明点,以及没天没地当头劈面点,有千岩万壑明净无一点,详矣。然尚有点上积点之法,未曾道及,恐系遗漏耳。点上积点之法,可约分为三种。一,醒目点;二,糊涂点;三错杂纷乱点。此三种点法,工于积墨者,自能知之。”可以说,石涛的点法,既是个人风格的展现,又是对历代山水画点法的总结。

在历史上,山水画家高手辈出。山水画的点法,经过历代艺术家的不断完善,已经成为山水画传统技法中最有生机的部分,从理论到技巧都达到了巅峰状态。现今的山水画家,如果把点法从山水技法中抽离出来,许多人将无法完成自己的作品。

二    山水画点法的技法与要求

山水画点法发展到今天,理论和技法都已经非常成熟。但我们都能够看到这样一个事实:山水画家大都能够在作画过程中相对熟练地使用点法,然而能够对点法进行深入探究而能有一家之貌的,并不多见。

山水画点法,从更深一层的意义而言,其实是用笔用墨最凝练的浓缩部分。

在绘画中,笔墨技法是为造型服务的。无论点线面如何变化节奏或重新组合为其他物象形式,物象的表现仍然是首先要完成的,在此基础上才可能谈到更高层面的内涵与外延。

点,在山水画中是表现范围最为宽泛的笔法。山石画法中的雨点皴、豆瓣皴以及各种变体的点法丰富多彩;树的滑阀中点的运用更是异彩纷呈,它既可以是形状大小变化极尽丰富的树叶,又可以是在树下、坡脚、涧边、峰峦等各处的苔点。

在现在能够看到的历代作品中,我们可以有一个清晰地脉络:因为所处地域、师承关系的不同,各流派之间的面貌也各有其妙。因为每个画家修养、学识、悟性、性情、审美理想的不同,对绘画的理解亦各有己见,因而也就有了各家在风格、意境之别,说到底,就是有了笔墨方面的区别。

但我们在历代绘画名家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结论:凡是在绘画史上成为开一派之风的大家,除了学识、修养、悟性等各方面都优于他人之外,更主要的是他们在笔墨方面的造诣有独到之功。而绝大部分成为一派宗师的大画家,在点法的运用方面,更是为后人留下了无法用价值衡量的宝贵财富!诸如董巨、石涛、黄宾虹... ...

山水画点法对用笔的要求是非常高的,毛笔点下去,笔锋要聚而不散,重与实兼得方见笔意。如果象蜻蜓点水一样轻浮缺少力度,则一片狼藉,只见墨痕而不见笔韵,生气荡然。点法的落笔亦有快慢之分,快点如疾风骤雨一气呵成,慢笔如印印泥,是说笔点在纸上要停留一点时间再提起。然而无论哪种点法的重点都在于能否入纸,入纸而又能够立得住,是所有用笔方法的第一基本功。

点法的用笔其实是相当丰富的,细分下来,诸如提与按、刚与柔、虚与实、顿与挫、滑与涩、枯与润,皴、擦、揉、摆、挑、压、甩、泼、积、破、疾、徐、扫、滚等等诸般技巧,只要是山水画技术范畴内能够具备的用笔方法,在点法中都有体现。辅以水的运用,便足有万千姿态构成一个精彩绝伦的点的世界。

在山水画技法中,点法的技术性是非常重要的。意象需充分,气息要顺畅,气静神凝之际,才能做到快而不滑,慢而不滞,轻而不浮,重而不板,如风行水面之时自然成文,信手拈来之处法度悉备。而笔与笔之间的节奏也会以一种音乐般的韵律呈现与纸上。

古人对点法的力度有一个非常形象的词:高山坠石。是说点子落在纸上,其力度要像巨石从高山上坠落倒地面一样沉实有力。这并非是表现一种孔武有力的动作外形,更多的是落笔的一种意念与状态。大部分老画家都不会有年轻人的气力与速度,但他们笔下的笔触所具备的力度却是年轻画家所不能及的。这是因为老画家们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,总结了许多笔墨运用方面的技巧,在对笔性、纸性、用水等各种细节方面,都形成了优秀的技术习惯动作和技法体系,是一种以心态为决定因素的状态。其实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综合素质以及功力的具体体现。综合素养和功力越高的画家,在作品中对于点法的运用越考究。

认为点法在山水画艺术技法体系中仅仅属于并不重要的配角,这是一种极其肤浅的认识。点法的优劣,决定了一个画家笔墨修养水平以及学识悟性的高下。

 

三    山水画点法的当代美学意义

在现当代山水画创作中,点法的表现技法与表现的范围都有了进一步的发展。点法不再仅仅是皴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或者是仅仅用于提神醒目的作用。点法技术及表现力的改善,使点法的美学意义与价值有了新的延伸。

例如:当代山水画家们借鉴西方美术思想元素,再从工艺美术中汲取营养,点法以一种极富装饰趣味的方式,表现新的审美思想,形成一种新的绘画语境。我们姑且不去深层面探究这种表现方法的完美度以及缺陷,但我们都不得不承认一点,它的确在点法方面给我们以新的启示。

当代山水画创作中,点法的功用及审美取向的选择更加趋向于多元化,这使山水画点法的当代美学意义有了新的拓展。

A 调整画面的节奏与秩序

当代山水画风格的嬗变,较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丰富多彩。各种各样的技法鱼龙混杂,眩人耳目。点法在山水画中的运用也有了新的探索。当今山水画的点法,除了传统意义上造型、醒目提神的功用,还开始参与调整整体画面的节奏感和笔墨秩序。

形式美的概念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,中国画家借鉴了西方美学思想的一些观点,经过探索而融入中国画范畴的;既延伸了中国画的审美范围,又从一定程度上丰富了绘画的技术系统。在对形式美感的追求过程中,点法的运用被发挥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,以各种各样的面目在绘画中表达不同的节奏与秩序。大小、长短、浓淡、干湿、疏密、聚散以及方向、动势等关系,都具有了新的内涵。

B 记录情绪的变化与延续

中国画的笔墨技法,除了完成造型、表达作品意境的功能,还可以表达各种情绪的变化,成为思想感情具象的物化。笔墨留在纸上的痕迹,其实就是迹化了的情感,画家的学识、修养、悟性、个性以及在作画时的情感状态,无不跃然于纸,浸润于墨痕水迹之间。

点与线结合所形成的墨象,通过不同的组合、演变,使作品的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美感达到高度的统一。不同的墨象关系,既能传达不同的感觉与情绪内容,又可以使固化的墨象拥有象交响乐一样既有丰富节奏韵律,又能够和谐统一的精神面貌。点是集约的线,线是延展的点,所有的情感宣泄,就在二者之间所形成的意象间得以延续。

C 拓展山水画语境的新意

每一个时代的艺术创作,都不可避免的被时代打上特有的印记,这就是艺术创作的时代性面貌。

当代是艺术创作及风格无限多元化的时代,百花齐放,千家争鸣。但我们仍然要清醒的认识到这样一件事:中国画历经数千年的发展与演化,多次与泊来文化思潮和艺术流派撞击、融合,然而中国艺术以自身强大的生命力与包容性,汲取一切能够吸取的营养,最终成就了中国画艺术辉煌的高度。当今的局面,跟历史上其它的时期一样,我们处于一个交流与融合的历史阶段。可以预见,经过一个或长或短的时期,中国画将会绽放出崭新的光彩,傲立于世界艺术之林。

而经过时代的淬炼之后,点法对于山水画语境新的拓展必将可以有新的贡献。洗尽铅华之后,点法会随着山水画新的飞跃而焕发新的生机。

因为艺术发展的基础是植根于民族文化的土壤之中,只有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。这是艺术发展的必然,更是历史发展的必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